椤甸潰鏈壘鍒癬鍗冮緳缃

闈炲父鎶辨瓑锛屾偍瑕佹煡鐪嬬殑椤甸潰娌℃湁鍔炴硶鎵惧埌

杩斿洖缃戠珯棣栭〉
千龙视频 >> 首页 >> 正文区
直播 | 滚动 | 专题

第三届最美慈善义工候选个人:姚金国


2014-09-09 16:09:52来源:千龙网

  有四个家的姚金国

  他精心照料患病的妹妹30余载、瘫倒在床的父亲10余载,帮助因病卧床的王叔、孙叔10余载,而今,他还经常到老年公寓去,为老人义务理发。妈妈说他是受累的命,他却无怨无悔

  从小,姚金国就有一个幸福的家,父母,两个兄长,一个妹妹。长大了,他自己成了家,有妻,有女。40多岁的时候,又有两个靠在他肩膀上的家,王叔家、孙叔家。

  如今,姚金国已经56岁,说起这4个围绕着他的家,他常常情不自禁,泪水在眼眶里打转,因为他心疼至今躺在病床上的妹妹,想念去世的父亲,怀念王叔、孙叔,感谢他的妻子女儿。他的老母亲曾说:你这辈子是受累的命。他说:受点累不算什么,只要有我爱的人。

  全家齐心合力,照顾父亲、妹妹

  姚金国是北京市公安局公交总队大屯派出所的民警。他曾经插过队,干队里最脏的活:起粪坑。因为干得好,队里让他管粮仓,别的知青都被分配工作了,队里依旧不肯放他走,说这孩子实在。但最终还是放他走了,队长说不能再耽误他。他当过刑警队副队长,当过派出所副所长。年岁大了,现在是内勤民警。他立过功,也得过很多嘉奖。

  1976年,他最疼爱的妹妹患了癫痫,发病时会摔砸东西,姚金国怕她伤着自己,只能每次都紧紧地抱着她,咬在他胳膊上的伤痕至今还在。他伤在身上,却疼在心里。那时候,他刚当警察,又赶上唐山地震,可想有多忙。但他只要一有空,就给妹妹打听医生,带妹妹治病。他只有一个心愿:妹妹的病快好起来。但谁知道病情却越发厉害,有一天摔倒在地,彻底失去生活自理能力。姚金国攒钱买了把轮椅,为的是能让父母推着她到外面转一转。

  多年过去了,姚金国娶了妻也生了女,在他40多岁时,老父亲患了脑中风。开始,老人还能支撑着走路,母亲的身体也还好,但也是快70岁的人了,母亲一个人无论如何对付不了两个生活不能自理的人,万般无奈,家里请了个保姆。而刚过了一年,父亲再次发病,这一次他一步也不会走了。

  姚金国只要休息,早晨就骑上自行车到父母家。直到晚上,他累得腰酸腿疼,再骑车回自己家。他从来不坐公交,因为他经常半夜才能回家,那时候早没了末班车。他要给父亲洗澡、理发、剪指甲,跟他说说话,宽他的心,他心疼妈妈,他多干一点妈妈就能少干一点。

  他的大哥一家住在石家庄,二哥工作太忙,二嫂常来看望父母小妹,替二哥尽责任。姚金国也心疼嫂子,因为他的侄子还小。姚家的儿子们是孝顺的,大家都知道,患癫痫和脑中风需要长期服药,小妹的药要自费,父亲的药也要承担一部分,多年下来,这是一笔多么巨大的经济负担。2000年,二哥家拆迁,得到20万元补偿款,这笔钱本应去买房子,可二哥却说:这笔钱要留着给父亲妹妹治病。他一家就挤进了一间简易房。

  一天凌晨,电话突然响了,话筒里传来二嫂的哭声:妈发高烧了,叫了120……姚金国赶到医院,只见妈妈在昏睡当中,医生正紧急施救。老人在急救室住了两天,病情才有所缓解。那几天,真是把姚金国忙得团团转,他要想着医院里病床上的妈妈,还要想着家里床上的父亲和妹妹,来回奔波,一下子瘦了五六斤。这一段紧张的时间过去后,他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,妻子心疼地说:你看你,都累得脱了相了。他亲了老婆一口,洗洗澡,倒头便睡。

  像亲儿子一样,照顾王叔、孙叔

  姚金国会理发,手艺不输高级技师,他能给单位的小伙子理出非常符合警察身份又很新潮的发型。

  2000年夏天,姚金国给父亲理发时,妈妈说:你王叔也跟你爸一样了。王叔跟他的父亲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,住在旁边的楼上。妈妈说:你有空也给他理理发吧。

  姚金国收拾了一下理发工具,往王叔家去,王叔只有一个女儿,王婶岁数也大了,照顾王叔就更困难了。他一进门说是来给王叔理发,王婶当时就掉眼泪了。姚金国一边给王叔理发,一边跟王婶聊天,原来王叔跟他的父亲差不多同一个时间得病,也是勉强能扶着墙走,挪着上下楼,想理发,去发廊求人,给多少钱,人家也不愿意来,为此,王婶为了大难,姚金国一来,解决了难题。姚金国说,今后王叔理发我包了。

  姚金国闻到王叔身上散发着怪味儿,就问王婶:王叔是不是好长时间没洗澡了?王婶一听又掉眼泪:你王叔不仅半身不遂,心脏里还有几个支架。我求人带他去浴室,人家说不是钱的事,怕担责任,给多少钱都不干。姚金国说:这事就包在我身上。今天天晚了,明天上午,您给王叔收拾一下衣服,我带他去。

  从此,只要是带着父亲去泡澡,也一定就有王叔。在推老人的轮椅上,永远放着一件雨衣,冬天还要再加一件棉衣。因为老人常常要求半路上拐弯,去护城河边或者什么地方看一看。带王叔去泡澡,王婶总要给他钱,姚金国却从来没有收过。

  到了2005年,母亲告诉姚金国:住楼上的孙叔也半身不遂了。从此,姚金国又多了一个照顾对象。孙叔家生活困难,姚金国到他家去时,常带一点生活用品,东西不多,但却是一片心意。到后来,姚金国当初给妹妹买的那个轮椅,已经不是一个人在用,成了他的父亲、妹妹、王叔、孙叔4个人的“腿”。

  去孙叔家多了,姚金国发现,冬天孙叔家还用蜂窝煤炉子取暖,不太暖,也不安全,还脏。姚金国叫来二哥帮忙,兄弟俩一通忙乎,改成了用燃气的。由于孙叔病情加重,已经不能带他出去泡澡了,兄弟俩想办法,在厨房里腾出一块地方,安了个热水器,解决孙叔的洗澡问题。孙叔痛感强烈,只要别人轻轻一碰,他就会大呼小叫,姚金国给他理发,帮他按摩的时候,都加倍小心,总是先试着用力,问孙叔的感觉,然后再动手。

  王叔的老家在南方,2006年、2008年老人两次回老家,姚金国帮买好车票,送到火车站,背到车里。回来时,再推着轮椅去接站,背下车来,迎回家中。

  2010年,让姚金国难以释怀:3月14日,他值班,而那一段时间也是勤务工作最繁忙的日子,15日早晨一下班,他马上就跑回家去,一看父亲状态不好,他马上给他量血压,然而,父亲头一歪,靠在了他的怀里,再也没有醒来。

  仅仅过去了几个月,10月23日王叔也去世了。把老人送上殡仪车的时候,还有一件事:按照民俗,只有儿子才能抬老人的头部。当时这个位置空了出来,姚金国上前把老人的头抬了起来。

  也就是这年再晚一点的时候,孙叔也走了,姚金国也是忙前忙后。

  后来王叔的女儿给当时的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写了一封信,更多的人才知道姚金国还有如此的情怀。

  姚金国被评选为北京市公安局爱民模范和北京市万名孝星。2012年重阳节前,他碰到了北京的另两名会理发的“孝星”姚平、庄跃民,3人相约到三合老年公寓为老人理发。他们每月至少去一次,每次要干上几个小时。就在春节前的腊月二十六那天,3个“孝星”又一次来到这里,为老人服务。

责任编辑:央倩(QV0006)

发表评论

笔名:
匿名发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