椤甸潰鏈壘鍒癬鍗冮緳缃

闈炲父鎶辨瓑锛屾偍瑕佹煡鐪嬬殑椤甸潰娌℃湁鍔炴硶鎵惧埌

杩斿洖缃戠珯棣栭〉
千龙视频 >> 首页 >> 正文区
直播 | 滚动 | 专题

我讲李苦禅(下):狱中扛酷刑 痛骂日本少佐


2015-08-31 14:37:23来源:千龙网

  主持人:在苦禅先生大师纪年当中我们会看到这么一段,他曾经被日本宪兵抓捕过。

  李燕:对。当时敌伪新民会做工作,动员我父亲出山,参加亲民会,而且请他的人不是别人,就是五四新华运动很有名的周作人,我父亲当时说,你另请高明吧,实在本人当不了,我就会画画,就会教书,婉言谢绝了。毕竟他接触的人过多,引起汉奸的怀疑。实际上我父亲后来是当做嫌疑犯被宪兵司令部带走的。1939年5月14日,头一天我父亲的老学生魏隐如,他跟我父亲学画,天晚了,我父亲说今晚就住这儿吧。凌晨我父亲听见房上响,小心,慢着,有人,一会儿突然跳下来,再听,开门闩呼啦进人了。我父亲在门旁边等着,门踹开了,日本鬼子带着汉奸,实际上算是朝奸,他们逮人的规矩是什么呢?拿着藤条见面礼朝你脸上啪啪抽两下,可是他忘了,按武术来讲,我父亲文武双修,你这一举手,这亮出来了,我父亲一掌打这儿,给发到院外了,直吐白沫,又斜着进来,又一掌,这回没倒,屋子太小,贴墙上了,挂一墙灰,瘫地上了。第三个上来了,手快,枪一下子顶在腰眼上,日本少佐上村喜赖,此人是一个中国通,不穿日本军装,谁也看不出是日本人,专门对付地下工作,就把我父亲和魏隐如两位,我叫叔叔,一个手铐铐走的,我父亲一辈子不戴手表,你知道为什么,人家送的手表都不戴,一看这玩意想起当年戴铐子。还不能挣,感觉这不能挣,越挣越紧,铐子里有弹簧,还不能挣。他印象深极了,所以这辈子连手表都不戴。押在哪里去呢?很熟悉,北大红楼,当时在那里听过中文课,现在成了日本鬼子宪兵司令部的置留所,地下室改成监狱了,四周围墙上都钉着板子,留一个小门,得钻进去钻出来,墙上好些字,都是绝命诗、留言,被拉出去枪毙的,给家里留句话,可惜这些东西都没有保留下来。每礼拜六提审,只要提出来的,基本就是判死刑了,关到另一个屋,礼拜天行刑。而我父亲待了28天左右,打,拿柳条棍子打,压杠子,他到老年给学生讲,我这里有一块黑,压杠子,这是日本鬼子给我留的作品。还有一次是把他左手绑起来往大拇指里插竹签。所以到老年他有一个习惯,想问题,看画的时候都插着右手嗑指甲。里头有疤,痒痒,所以大拇指永远不用剪指甲都嗑光了。还有灌冷水。他体会打到疼得一定时候就不疼了,根本不疼,你打吧,不疼。一会儿浑身一凉又疼了,浇凉水。打到一定时候上村回来了,滚,滚,都给哄下去了。我这出去有点事情,回来晚了,这帮混账王八蛋这么对待李先生,先坐。李先生,你是名画家,你的才笔好,这用错一个词。他们没文化,王八蛋,我不同,我是大学预科毕业的,我旧闻大名,我很敬重你,你得替我设身处地想想。有人把你告下来了,说你通共通八路,你知道我们日本国很专制,上次有这么一个事交到我这里查办,您甭多说,弄一张纸,写一两个人名,我交上去没事,我亲自送您回去,好好养伤,您还照常画画,卖画,要缺粮食找我。当时沦陷时期,大米白面那是军粮,皇军吃的,中国人吃混合面,现在都不知道什么是混合面,喂牲口都不爱吃。缺粮食找我,没事,他装好人。心想进到这个地方没听说几个人出去,人只要想到死就没有什么可怕的。守节死,失节死各选一样。既然选择守节死,必定死没多少日子了,我这辈子还得赚点什么走,赚什么,赚骂,赚个痛快,就开骂,说上村既然大学预科毕业,你比他们这帮还混蛋。哎呀不应该不应该,毕竟你是教授,这么说明不文明。我父亲说,你文明,你们日本人有文化吗,连字都没有。要没有中国的文化老祖宗,你连你的上村喜赖都不知道怎么写。你写,写呀,上村就没敢写。中国是你的文化父母,你到这里杀你的文化父母,你王八蛋,数典忘祖,要没中国字,你叫什么不知道,你祖先是那个都不知道,要不拍我父亲的电视剧我不让拍,这话要不说那不是李苦禅,不是山东大汉。我父亲回忆,这小子真受点教育,骂得脸上一块白一块红。

【千龙访谈】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特别策划:讲述京华英雄

责任编辑:王星星(QV0009)

发表评论

笔名:
匿名发表